洛烬欢、

贾尼 鼠猫 白戬 逍欢 瓶邪

我们圈地自萌好吗?

哎,我就奇了怪了,某些所谓的镇魂原著党们,别人萌什么cp关你们什么事儿?
我们看的是剧!又不是书!我就看出澜巍了,逆你们cp了?怎么要咬我呀?
你不喜欢可以不看啊!攻受自在人心好吗?你们一个个要管天管地了?咋不上天呢???

这就是发出来给你们原著粉看的,让自己心里有点数,注意点,别没事就跑人家画手微博下面骂。
人家打什么标签也管,那按照你们的说法,你们是不是应该弄个“书版镇魂”、“原著镇魂”的标签?

啊…

基妹死了…怎么可能…基妹一定会复活的…应该会吧…

老贾被提到了三四次…啊…老贾已经没了…

热乎乎的新粮!

【古装群像】CP是个圈 (孙兴马景涛赵鸿飞乔振宇谢霆锋张卫健严宽何润东聂远沈晓海李解袁弘胡歌霍建华韩栋钟汉良张智霖张智尧樊少皇吴京焦恩俊) UP主: 不悔逍郎逾我墙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16089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cUF2TyoSdxVwRndGOkY6CGtcP1xuDToinfoc&ts=1525783877061

【逍欢】上次翻车段子的后续


  “…杨兄,能否帮我叫个姑娘来?”
  李寻欢有些赫然的对杨逍说。
  
  “…我进来的时候,这里的人全都跑光了,莫说姑娘,估计连个活人都找不到。”
  杨逍看了看李寻欢,淡淡答道。
  “……”
  听杨逍如是说道,李寻欢紧皱着眉头想要起身,却发现镣铐虽已打开,但他身上所中的十香软筋散的药效还在,四肢仍是使不上半点力气。
  
  “…不如,我来帮你?”
  略一沉吟,杨逍试探着说道。
  
  “你帮我…?”
  挣扎着起身无果,听到杨逍说的话,不解的望着他。
  “……”
  那双眼睛蒙着主人未发觉的水汽,受到药物的影响,面颊潮红,朱唇半启,呼吸越发的急促。那澄澈且对自己毫不设防的眼神,看得杨逍喉咙一紧,紧握双手深吸一了口气,闭了闭眼才堪堪压制住汹涌而上的欲望。
  
  “寻欢…你信我吗?”
  杨逍睁眼望着李寻欢,磁性的声音较之往常有些沙哑,终于下定决心,杨逍把手附上李寻欢的月白的腰带上,双眼一错不错的看着李寻欢,耐心地等待他的答案。
  “……”
  看着杨逍明显的暗示,心中大约猜测到杨逍的意思,李寻欢垂眸。
  信他吗?这从来不是一个问句。
  看着李寻欢躺在床上,低眉顺目的对自己微微的点了点头。无声的信任和默许,让杨逍这些年全力隐藏的,在心里克制了许久的感情有些松动了。
  杨逍努力平复着狂乱悸动的心“如果觉得难堪就闭上眼。”
  
  说着,杨逍便伸手去解李寻欢的衣带。
  “……!”
  虽然有所准备,但眼睁睁地看着杨逍解自己的衣服,李寻欢还是控制不住的慌乱起来,身体的本能地想要逃跑。
  察觉到李寻欢的抗拒,一直观察着李寻欢的表情的杨逍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
  “…没…没关系,继续吧。”
  杨逍的体贴和自控能力,让李寻欢感到安心,身体渐渐也不那么紧绷。想到明明二人皆为男子,杨逍如此坦荡荡,自己刚刚却做些女子忸怩姿态,不禁感到有些惭愧。
  
  杨逍想了想,伸手轻轻覆在李寻欢的眼睛上,另一只手飞快抽出李寻欢的腰带,解开外袍和中衣向两边敞开,李寻欢赤裸的胸膛因药效或是紧张急促的起伏着,杨逍将目光下移,看着雪白的亵裤下高高耸起的部分,伸手隔着薄薄的布料轻轻附了上去。
  
  “嗯…!”
  安抚般的轻揉了几下,果然听见李寻欢从咬紧的唇缝中漏出难以自控的呻吟声。
  没有折磨他太久,大手转而直接探进了亵裤里,滚烫的手掌包裹住李寻欢的脆弱。
  
 “…唔!”
  李寻欢浑身一震,死死咬住下唇,才避免再发出什么羞人的声音。
  慢慢的动起手,纾解着李寻欢的灼热,在一片黑暗中,李寻欢在杨逍小心翼翼的伺候下,渐渐沉浸在欲望中。
 
  
  
  

——后面的我还在想…

致——我梦中的陆雨先生。

提示:注意避雷!!!
这只是我的一个梦!!!我只是把它记下来!!!
你可以不看,但我不接受差评!!!

我以前做梦一般都是梦到男男的,一般就是我当下萌的CP,这种把自己带入进去,还这么清楚的梦,真的是头一次。
  

        记2018年2月9号下午的一个梦。
  
  这个梦十分的清晰,很多地方的细节我醒来之后都记得很清楚。
  于是稍微添了点润色,把它写了出来。
  
  致,我梦中的陆雨先生。
  
  
  
  梦里我刚搬到一个位于山顶的小区,对于我来说,那里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周围都是山林有很多树,小区里只有几栋很高很高的楼,我带着我的小狗,在小区附近的山里玩儿。
  太阳快落山了,我追着小狗走到了比较远的地方,好像是因为要避雨或者什么的,我遇到了一座小木屋,里面有一群奇奇怪怪的男女,我被迫在他们的木屋子里过夜,这一段我记不是很清楚,这些人好像不是什么好人,对我有不好的念头,他们悄悄地说着什么,好像想要处理掉我,我有点害怕抱着小狗坐在屋子的角落里。
  这个时候,陆雨先生出现了。
  
  
  梦里的我对你的第一印象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人,你穿着一件很随意的黑色背心,一件白色的,类似防晒服的三分透明的外套,但是你打量了我一会儿,转身对那些人说了什么,我顿时觉得身上的压力消失不见了,我知道自己安全了。
  那天晚上,我抱着狗依然坐在那个角落里,虽然我确定自己安全了,但还是不敢妄动。那些男男女女们在客厅聊天喝酒,你似乎和他们很熟,和他们说了一会话之后无意间瞥到角落里的我。
  你拎着一个酒瓶和一小碟儿吃的过来找我,我接过却没有敢吃,你坐在我附近,很正常的和我说了会话,就像两个普通偶遇的人,在那种危险的环境里,带给我一种莫名的安心感,我渐渐开始放松,你喂小狗吃了点东西,我的小狗很快就被你收服了,兴奋的舔你的手,你笑的很开心,说你也喜欢狗,然后那天晚上我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我回到了家,之后,我们一段时间内再没有什么交集。直到过了半个月,我才终于又遇到了你,原来我们住的很近,我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但是我也不想多问。梦里的我20出头,带着小狗一个人住。你30多,结过一次婚,你的太太去世了,你也是一个人住。
  后来在附近遛狗的时候,我们又碰到了几次,我的小狗平常见不到其他人,被你喂过一次之非常喜欢你,每次见到你都又舔又扑,你说你家里面也养宠物,我说想看,你也很大方的带我去了你家,你的家是我小区附近的一栋别墅,有个很大的院子,但里面看起来很温馨,你养了一只绿色的蜥蜴,我的狗和你的蜥蜴相处的不错,你家里还有很多不常见花花草草,我玩得很开心,离开的时候被允许在你方便的时候来玩,你算是我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唯一的朋友。
  
  
  【梦里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也没有打算问。原本就是萍水相逢,起码一开始,我并没有爱上你,只是把你当成一个朋友,我的性格有一点像男孩子,并不是那么容易爱上一个人。
  梦中和你的相遇,还有和你相处的经历,都和我本人在现实中曾经暗恋过的一个助教哥哥的经历有些微微的相似,现实中,我是一个26岁了还没有谈过恋爱的人,唯一的一次全心全意投入的暗恋(后来成了明恋),还被发了妹妹卡…】
  
  
  后来我成了你家的常客,我从来没有在你家遇到过别人,你的家里也没有帮佣,我很喜欢你家大的厨房,经常会用新学到的菜谱,在你家做实验,然后请你一起品尝,和你相处很舒服很自然,一开始,我对你的感觉是哥们儿,是朋友,你很随和,也很绅士。我慢慢被你吸引着,随着去你家的次数一次次叠加,我们的关系也慢慢变得亲密。
  
 后来我的一个闺蜜来找我玩,我们去市区吃饭,她送了我一对儿巴掌大的黑白小兔子玩偶,我拍了照发了朋友圈,后来我们看电影或者玩的路上时候不小心被我弄丢了一只黑的。
  我正郁闷呢,你打了电话过来,问我在哪,我告诉你位置之后,你说你也在附近,有东西给我让我去附近一个店里等你。
  我和朋友到了之后,发现那是一个VIP场所,接待的人说我们没有身份进不去,我正想给你发消息,里面又出来了一个男的,我惊讶地发现他是那天晚上躲雨的木屋里的人之一,他看着我很快认出了我,他问我来这儿做什么?我告诉他,是你让我来等你,他好像很吃惊,但马上就让我们进去了。
  里面看起来竟然有点像医院,我和朋友有一点拘谨地坐在沙发上,然后那个男人和屋子里另外几个看起来同样有点奇怪的人小声说了几句之后,他们都用同样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我闺蜜有点怕怕的拉我的手悄悄地问我,是不是交了什么奇怪的朋友?
  我和闺蜜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本来我也应该害怕的,但是由于是你让我来的,又有一个之前见过的人,所以只是有一点困惑,听了闺蜜的话又有点哭笑不得…
  没过多久你就来了,剪的很利落的短发,依然是黑色的休闲背心,白色休闲外套和裤子,外套拉链只拉了1/3,看起来随意又性感,简直行走的荷尔蒙。
  
  【梦里的这一段就像在看小说一样,明明平时经常能见到的人,看到时也没有太大的感觉,可是在那种特定的环境下见到你,却觉得怦然心动,好像自己就是小说中的公主,等到了自己的英雄来接自己。】
  
  你进来之后目光第一时间找到了我,朝我笑了一下才转过脸和另外几个人打招呼,你笑得非常的灿烂,像是冬日里的暖阳,我听见自己心跳漏了一拍的声音,人好像飘到的云彩上。
  你和那几个人简单说了几句,便朝我走了过来,你弯下腰,双手撑在膝盖上看了看我手里抱着的小白兔子玩偶,又朝我笑了笑,你笑得双眼睛弯弯的,甚是好看,我呆呆地抬头看着你,傻兮兮的眨巴着眼睛,不明白你在笑什么。
  你向我伸出手,我惊讶地发现掌心中是一只黑色的小兔子玩偶,你笑着对我说我们还真是有缘,刚在朋友圈看见我发的小兔子图片,就捡到了其中一只。
  你问我接下来有什么事,不着急的话,等你一会儿,顺路一起回去。我征询了一下闺蜜的意见,一直在我旁边的闺蜜,看着我欲言又止,但还是表示没什么事情,可以等。
  于是我对你说我会在这等你,你好像很开心,抓过我的手把小兔子塞到了我手里,有意无意地攥了攥我的手心,我带了点疑问的抬头看你,发现你眼里面写满了我没见过的宠溺,你说你很快就回来,便转身和另外几个人上了楼。
  我远远的听到其他几个人说,你要把谁的名字刻到牙齿上…
  我看看手里的小兔子,想到你刚才灿烂的笑脸,后知后觉的红了脸,脑子里面乱糟糟的,心跳的很快,呆呆的不停眨眼。
  我闺蜜一脸复杂的看着我,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又过了几个月,晚上我起夜发现家里进了小偷,小狗大叫着,还好小偷一慌就跑了,没有伤害到我,第二天你知道了之后,沉默了一会,问我要不要搬来你家住,你家有很多空房间。
  这个时候我跟你的感情,是亦父亦兄,却也在在父兄之上,我不知道自己怀着什么样的感情答应了。
  我带着小狗住进了你家一楼的一间很大的客房,看得出来,你特意为我提前布置了,房间里有很多玩偶,床上还有纱帐,简直像一个公主儿童房…
  你的房间在在楼上,我们和谐的相处了几个月,并没有发生小说中的暧昧情节,你绅士又体贴,懂得保持距离,虽然是在同一个屋檐下,我们却有足够独立的空间,我也不是花痴的年纪,你保持的这点距离让我也很舒服。
  你平时白天都要出去工作,而我的工作只需要有电脑就可以,所以平时都是我一个人在你家,一个人、一条狗、一只蜥蜴、一堆花草…我有时会在你回来之前做好吃的,等你回来一起吃,我们相处得很自然,很平静,但是我已经渐渐地悄无声息的喜欢上你了。试问,面对你这样的人,和你日日相处,又有几个女孩子能抵抗得住你的成熟野性却不失风度的魅力。
  
  我感觉到你关系特别密切的朋友似乎没多少,因为你从来不带人回来。不过中间有一次,你的一个关系还不错的朋友好像喝多了,你没有办法就把他带回来住了,因为你是半夜才回来的,看我已经睡了,就没有告诉我,结果我半夜起来上洗手间,突然发现一楼洗手间里有人,你平常晚上从来不上一楼的洗手间,我从背影看得出不是你,又有之前小偷的经历,来不及上去找你,我直接拿了你墙角打高尔夫用的球棒,悄悄潜过去,从后背一棒子把他敲晕了,你听到声音跑下楼,看着这场面哭笑不得。
  弄清楚事情之后,知道闯祸了的我尴尬的跟你朋友道歉,他敷着冰袋,摇摇头说“没事,是我自己倒霉…以后可不敢来你家了。”
  我想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小心地瞅了瞅你,却发现你好像心情很不错,只是摸了摸我的头说别担心,没事儿。
  我主动去给你们准备饮料,远远听见你的朋友感叹你居然会让别人住进你家,还是个女的,他问你我们是什么关系?我正在倒茶的顿住了,下意识的屏息想仔细听你的回答,可你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你有点不开心了。
  
  又过了几个星期,突然有一天夜里你回来的很晚,你喝了酒,我从来没有见你喝成那个样子,像个毫无形象的醉鬼,我开门看见你带着一身酒气醉倒在门口的地毯上,脑子里闪过了八点档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皱了皱眉,好笑又无奈…但是又没有办法放你在地上不管…
  于是我冒着被狗血淋一头的风险,还是把你扶到了沙发上,你很重,毕竟是一个成年男人,等把你挪到沙发上,我已经气喘吁吁了。
  歇了一会儿,我给你泡点茶解酒,又去湿了热毛巾给你擦了脸和手,喂你喝了几勺茶水之后。我看了看上楼的楼梯,又看了看你,果断放弃了把你扶上去的念头,帮你垫了一个枕头,盖上了被子,就回去睡觉了。
  
  结果睡到半夜,突然感觉到身边有人,惊出了一身冷汗,我猛的拍开了床头灯,回身却发现身后的人是你。看到是你的一瞬间,我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稍稍放下心之后,我看清楚了眼前的状况,疑惑之余也有一点害羞,我问你酒醒了没有,跟你说你的房间在二楼。
  你被灯光照醒,双眼还有一些睡意,但听到我的话之后,你沉默了,你一言不发地看着我,被你看得心里发毛,我低头突然发现你的胳膊还圈在我的腰上,立刻慌乱的想要挣开,可是你的手臂像钢圈一样不可撼动,我根本挣不开。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状况,我知道自己的脸算不上特别好看,虽然不清楚你的工作内容,但也知道以你的身家,想要找女人根本是小事一桩,但是认识你许久却从来没见过你和哪个女人来往甚密,你的生活中,仿佛除了你去世的太太和我之外,就没有其他女人了,平时绅士的你也让我不知不觉放下了本就不是很明确的男女大防,我想的是你可以坦然的邀请我住进你家,我也可以坦然的从来不锁房门…而且这几个月来,我们也相安无事。
  
  但此刻我真的有点害怕了,你发觉我的挣扎之后,翻身把我压在了身下,恐惧一下子把我笼罩起来,我好像突然发现,自己是一个女人,而你也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
  我开始发抖,开始慌了,我慌乱的大声说着你喝醉了!你喝醉了!你快放开我!你钳制住我的双手压在床上,静静的看着我一会儿,我不稳的喘息着,即恐惧又疑惑的回看着你。
  你突然压了下来,狂野地吻着我,近乎粗鲁,我直接懵掉了连反抗都忘记了,来不及思考我初吻就这样没了,就已经被身上放肆抚摸的大手吓得没了反应,我张嘴想说话,你的舌头却趁机伸进了我的嘴里,从未和人有过的如此亲密举动,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你的手毫无顾忌地握住我的胸部重重揉捏着,疼的让我打颤。
  你的吻和动作不带一丝情爱,有的只是纯粹的欲望,这个认知让我的心慢慢冷了下来,我侧过头,避开你的唇,大声的喊出你的名字,你终于停下动作,伏在我身上急促的喘息着。
  “放开我。”我闭着眼睛不愿意看你。
  你喘息了一会,稍稍放开了我的手,却没有从我身上起来。
  “我没醉。”我听见你略带沙哑的声音,我睁开眼,困惑的看着你。你也目不斜视的和我对望,我问,那为什么?
  “你喜欢我吗?”你问我。
  我沉默了。我的心清清楚楚的告诉了我答案,于是我垂下眼诚实的点了点头。
  “那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
  我惊讶的看着你,深深的怀疑你大概还是喝醉了,可是你的眼神却是清醒又深邃的,里面有着我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那你喜欢我吗?小声的问出心里的疑问。
  “喜欢。”我得到了一直期盼的答案,可是却开心不起来。我隐隐的发觉到哪里不对了。
  你爱我吗?我又郑重的问了一次。可是这一次,你沉默了。
  你会和我结婚吗?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本人微不可见的颤抖。
  “不会。”这一次我听见了你几乎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的心慢慢的沉了下去。
  
  …那又为什么要对我做这样的事情?我问。
  “我是个正常男人,总会有这种需要,虽然我给不了你婚姻,但是我可以跟你维持这样的关系。反正你也喜欢我,不是吗?”虽然早就发现你今天的反常,但是你条理清晰地说出这样的话,还是让我十分的受伤。
  如果我说拒绝呢?
  “…那我们便不会再见面了。”我知道你不是在威胁我,你发觉我喜欢上你了,发觉到我们的关系过于暧昧,你讨厌不清不楚的关系,但又给不了我想要的那种关系,我不知道你出于什么心情,做下这种决定。你把两条我都不想选择的道路摆在我面前,残忍的让我立刻作出选择。
  你静静地等了一会儿,见我没有说话,便权当我默认了。于是你又俯下身捏住我的下颌,唇舌再次侵入了我的,你的动作比刚才温柔了许多,但我却越发的觉得冷,你用手在我胸口反复停留了许久,终于下滑到腹部,干燥炙热的大手隔着内裤覆上了我双腿之间的私处,我的小声惊呼被堵在你的唇舌中,你用手指在上面轻轻地画着圈,时不时按压着,我的身体渐渐软在你怀里,你终于放过我的嘴巴,转而向下…
  我感觉到脸的两侧有细微的凉意,我意识到自己哭了…我的身体被你捂热了,可心却被你放冷了。
  当你打算褪下我的内裤的时候,我重获自由的双手,抓住了你的胳膊,我泪流满面,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按理说是阻止不了你的,但是你停了手。你静静地抬头和我对视,你大概已经猜到我的决定是什么了。
  这种关系看起来离你很近,但却是去了离你的心最远的位置。我宁愿从此远离你,把我的心继续留在你心里。
  
  你翻身从我身上爬起来,背对着我在床边坐了一会儿。
  我扯过被子,把近乎赤裸的自己盖住,在暖黄色的床头灯光里,静静地望着天花板。
  “我明天早上就离开。”我沙哑地说着。
  看见你的背影,微微的僵了一下。然后你“嗯”了一声,起身离开了我的房间。我听见关门的声音,却没有听见你离开的脚步声…
  
  
  
  
  我的梦就到此为之了,醒来之后我依然沉浸在梦中难以自拔,我静静的躺在床上,后知后觉的发现眼泪真的流出来了。
  虽然我不是头一次做如此真实清晰的梦,但这个梦真的让我非常、非常的难以忘怀。甚至醒来之后,我都想闭着眼睛继续做完刚才的梦。我想回到梦里去拥抱那个孤独寂寞的背影,想让自己融化他固执坚硬的外壳,想骂醒他,让他不要用笨拙粗鲁的方式推开我。
  可梦就是梦,梦醒了,就结束了。
  我只能希望梦里的陆雨最后能能有人陪在他身边,就算那个人不是我,我也不想在看到他落寞孤独的样子。
  
  
  
  完了。
  我中毒了。
  中了兴哥的毒。
  无解。
  
  
  
  
  
  
  
  

记一个贾妮梗的梦(就是个梦…)

科学家妮,天网/反派贾
这是我昨天晚上做的梦,然后感觉内容实在很精彩,于是记录下来。
梦里妮妮被困在一个孤岛上,被一群大型机器人看管,然后妮妮好像是想偷什么东西,和老贾取得联络,于是被这群机器人疯狂的追杀,不过妮妮还是找到了那个有点像收音机的东西,那边传来了老贾的调侃声,妮妮一边躲避追杀一边和老贾打嘴炮,然后老贾的实体在关键时刻穿着西装帅气逼人的从天而降,可两个人没说几句话,整个小岛活过来了原来这个岛是一个巨型机器人,但是老贾依然不慌不忙,两个人准备战斗…

没了…然后我就醒了…

【逍欢】日常翻车的段子

  李寻欢双手被锁链缚在床头,浑身虚软,双目迷离,朱唇微张,面色桃红。

  记不清已经是第多少次处于这样被动的局面了,又中了他人的圈套。几日前,收到小红的求救信,没有多想就火速赶到,随后才发现,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用来对付他的。

  原本以为被抓住后等待他的也不过是严刑拷打,没想到会被下了十香软筋散和…药…总不会是个疯狂爱慕他的女子吧?小李探花想不明白对方这样做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吱——’
  开门的声音,让李寻欢警醒起来。脚步声越来越近,李寻欢渐渐屏住呼吸,随着一截黑底红纹的衣袖映入眼帘,一个他十分熟悉的身影伫立在了床边。

  “…杨兄?!”愣了片刻,李寻欢突然舒眉一笑,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又欠了你这么大的人情,真不知何时才能还完。”

  “你就这么确定,我是来救你的?”见到他的反应,杨逍似笑非笑的挑起眉。

  “杨兄总不会是来害我的?堂堂光明左使若是想要我的命,大可以光明正大的来取,又何须用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
  听到杨逍的话,李寻欢言语中带了点笑意。

  “若我的目的并不是想取你的命呢?”
  杨逍依旧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在下已无家财,又非女子,无财无色,除了这条命还有什么值得他人如此大费周张?”

  “……”
  杨逍垂眸直直看着李寻欢半晌,掀袍在床边坐下,捏住李寻欢的下颌左右看了看。
  “你虽非女子,但论起姿色,我看天下也未必有人能及。”
  说着拇指抚过李寻欢的下唇,手感极佳,便再次用力地来回抚弄,直到把那泛着粉红的嘴唇蹂…躏的红肿起来。

  “……”
  李寻欢的身体,被…药折腾了半日,哪里受得了这般的刺激,杨逍几下动作,激的他险些呻…吟出声。
  看着杨逍的眼神也从信任的放松,到迟疑的迷茫。杨逍看着那双眼中渐渐漏出的些许惊惧,终于稍稍满意,叹了口气收回作乱的手,起身帮李寻欢解开镣铐。

  “罢了,我看你也差不多能记住这次的教训了,下次当心点,别一碰到那几个小的有关的事,就这么不管不顾的,我不是每次都能恰好在附近,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
  李寻欢由着杨逍解开锁链,轻轻按摩着自己被绑得失去知觉的双臂。心中缓缓趟过一阵暖流,暗暗自责刚刚居然真的怀疑起他…

  “…杨兄,多谢。”
  “你我之间,何需客气。”
  
  
  ———如果有后续,肯定是车———
  
  是不是忘记…药了?没错,接下来必然是开车时间…
  
  
  “杨…杨兄…不必了…”李寻欢轻轻推开杨逍揉按他双腕的手。
  “…?”杨逍疑惑的看着他。
  “我…我中了…药…”经不起你这么摸。
  “我知道。”
  “…能不能帮我叫个姑娘来?”
  “姑娘没有。你看我怎么样?”
  “…杨兄,别说笑了,我现在真的很难受…”
  “那你可以选择自己动手,或者,让我帮你…”
  “……”
  ……………完。
  

【白戬】翻车的段子

  皎白的月光下,二郎真君殿的屋檐上,两个身影挨坐在一起。
  “你、你说什么?!”太白金星惊的跳了起来。
  “…”杨戬有些无语的瞥了他一眼,这蠢货…
  
  按照计划,还有不到半月的时间沉香就应该劈山救母了,而自己…也是时候以死谢罪了。
  只是,这少的可怜的几份人情债,他想还完了再走。
  是实行计划以来,他众叛亲离,这结果既是他想要的,也是他难以承受的,对于太上老君默不作声的暗助,他此生怕是难以回报了,但是对于太白金星…
  全天庭可能也只剩太白金星还傻兮兮的以为自己对杨戬那点小心思是个秘密,就他平时盯着杨戬那露骨的眼神,别人想装作不知道都难。大约是都觉得杨戬不可能搭理他,所以玉帝王母,加各路神仙全都予放任态度。
  杨戬最初对太白金星也是厌恶的,一个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谄媚欺上、阿谀奉承法力低下的小仙竟然还敢对自己抱着那样龌龊的心思,简直不知死活。
  但是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渐渐的让杨戬对太白金星改观,从厌恶到怀疑,从感动再到现在他已经习惯于太白总赖在自己身边,只围着自己转,无条件的信任和帮助自己,陪着自己度过了最艰难的那一段时间。
  杨戬不想欺骗自己,他再也无法对太白金星漠然置之,他那颗冰冷尘封的心早已被渗透、被融化。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幸运,能在赴死前遇到这样一个全心全意对自己的人。
  反正都要死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自己也只剩下这具皮囊可以做主了,他想要那便给他好了。
  
  “我说要你今晚留宿真君殿。”杨戬耐心的重复。
  “…杨…杨戬…?”
  “…你不想?”
  “当然想!…可是…为什么突然…”
  “既然想,那就随我来吧。”杨戬说着起身跃下房檐,缓步向后殿走去,太白金星手忙脚乱的跟上去。
  “你等等我!”
  
  太白跟在杨戬身后走进了一间…密室…!
  “额…杨戬,你平时也住这里啊?”太白无语的看着闭合之后伪装成墙壁的入口,内心有些复杂,杨戬肯带自己进来应该是很信任自己了,但是想到他在自己的府邸睡个觉还要如此小心防备,不免有些心疼。
  “有什么不妥吗?这里四周都是结界,除了我没人进得来,做什么都方便些。”杨戬莫名其妙的看了太白一眼。
  
  “…没什么,对了,三公主呢?我听老哥说你把她放在香炉里了?”
  “三公主在隔壁房间。”
  杨戬说着略一思索,扬手在两间房的相邻处又加了一道结界。
  “…”太白金星看着那道隔音结界抖了一抖,紧张的咽了下口水。
  杨戬见了疑惑的皱了皱眉,不过鉴于这人平日的举动一向很不按常理,他也就懒得过问了。
  一阵银光闪过,战甲变为一身白底银纹的便服,杨戬走到床边坐下,抬眼看着太白。
  “…”太白金星手心里都是冷汗,杨戬那个眼神分明再说‘还不赶紧滚过来?’。
  太白忽然有点想哭,他喜欢杨戬,可是他不想当下面那个,但是他又打不过杨戬…他慢吞吞的挪到杨戬的身边,低头看着杨戬的衣摆有些不知所措。
  看着太白那不情愿的表情,杨戬想不明白他是怎么了,脑中闪过一种可能性,突然就一股火上来了,他睁大眼睛瞪着太白
  “你…你不愿意?”那清冽的声音带着主人不曾察觉到的轻微的颤音。
  “啊?”太白闻言疑惑地抬头看着杨戬,却在看见杨戬的眼神时愣住,“…我愿意!”虽然很想回答自己确实不愿意在下面,可是在看见杨戬眼底怒火之中隐藏的那一丝委屈后,他就把到嘴边的话甩到十万八千里外了。
  
  
  
  
  
  ……事实证明有些受是成不了攻的……
  
  “嗯啊…等等!…你先别动…”
  “…唔…好。那个…杨戬我…我想亲亲你…可以吗?”
  太白痴痴地望着杨戬,情不自禁的慢慢靠近。
  “…”杨戬被气的简直不想理他,咬牙切齿道“你是傻子吗?你以为我们现在在做什么?!想亲便亲就是了!问什么问!”

  ……………………………

  “啊…不许舔那里!”杨戬死死抓住太白的头发
  “…你别一直舔…嗯呜…”
  太白埋头在杨戬修长的双腿间,双手一刻不停地在柔韧矫健的纤腰上来回抚摸着,仿佛被吸在那光滑温暖的皮肤上,一寸缝隙都不想留。
  
  
  
  
  ∠( ᐛ 」∠)_别等了,差不多就是这样了,车什么的懒得写…捂脸跑走…

_(:з」∠)_求各位大佬们推荐一下心中的鼠猫神文!
就是那种在你们心里能排第一的…有内容简介的就更好了>_<
前天刚下了三个文包,里边的文太多了,好坏不一,一点点挑选着看太费劲了…
陆花坑还没有爬出来就掉进了鼠猫坑我也是很绝望呀…
备注一下我的雷点:生子、ooc、性转…
不要太虐的,有肉的话当然更好了!

小伙伴们!我这几天刚入陆花圈,有什么陆花棒棒哒的同人文请不要大意的砸给我吧!江湖绝杀令和七日客我刚看完_(:з」∠)_